中国的 乐活族在哪里

app下载 开元小编 评论

LOHAS是Lifestyles Of Health And Sustainability的缩写,专门指健康和可持续性的生活方式。原本保罗·瑞恩做这项研究只是想探求人们生活方式因为技术发展和商业泛滥引发的变化,却无意中统计出一条消费者心理倾向的变化曲线。 没多少人知道保罗·瑞恩(Pau

LOHAS是Lifestyles Of Health And Sustainability的缩写,专门指健康和可持续性的生活方式。原本保罗·瑞恩做这项研究只是想探求人们生活方式因为技术发展和商业泛滥引发的变化,却无意中统计出一条消费者心理倾向的变化曲线。

中国的 乐活族在哪里

没多少人知道保罗·瑞恩(Paul Ray)是谁,这位美国社会学者带领他的同事苦干15年,依靠发放问卷调查和统计学研究的方法,在1998年提出了一个新颖的词汇:LOHAS。LOHAS其实是Lifestyles Of Health And Sustainability的缩写,专门指健康和可持续性的生活方式。原本保罗·瑞恩做这项研究只是想探求人们生活方式因为技术发展和商业泛滥引发的变化,却无意中统计出一条消费者心理倾向的变化曲线。LOHAS这个概念的出现,无形中给既要享受现代技术生活又要对自然环境负责的态度倾向下了定义,如同法国学者利奥塔在研究后现代的著作中思考的那样:“后现代总是隐含在现代里,启蒙、后启蒙和非启蒙呈现顺序状态,追求与自然的和谐直接将现代性引入到了后启蒙中。”

LOHAS的概念在美国已经广为认同,2006年的LOHAS论坛甚至已经开到了第10届,不再仅仅是学者们对未来生活物质和精神上如何协调的研究,更近似绿色和可持续方式的物质消费理念推广会。从丰田到福特,所有尝试混合动力汽车和氢气汽车的制造商每年都要走秀上台,有机食品生产商们更是不遗余力地往LOHAS概念上靠拢,甚至旅行社也针对LOHAS认同者的增多,频繁打出绿色的自然之旅。按照《商业周刊》的说法,如果把所有跟LOHAS概念挂钩的产业都统计在一起,一夜之间美国出现了一个接近4500亿美元的超级消费理念市场。

当2004年可持续发展成为中国媒体频繁念叨的词汇时,LOHAS概念并没有被官方机构和中国的商业巨头们注意到。中国民间的自学引进能力让LOHAS有了“乐活族”这样译音的名字。“乐活只是小圈子内的生活观点。”自认为是典型乐活族的王毛毛在采访中谈道,“国内LOHAS概念很大程度上不是直接从美国进口来的,日本的设计界最先注意到乐活族的存在,日本的设计师们如获至宝地在2005年拼命用产品丰满这个概念,我也是因为热衷时装而知道这个概念,其实我们这代人每个人心底都暗藏着这种乐活式的生活观点,只是没有人创造专门的概念词汇。”

酷已经不再是什么流行的褒义词汇,与单纯极客概念对于极端技术进步改变生活方式的追求不同,乐活族的身份自我认同范围更广泛。就算是总将环保挂在嘴边的绿色极客,依旧是以技术速度和另类享受为核心的,可持续循环的乐活族思维与极客的偏执依旧存在矛盾,维珍集团老板理查德·布兰森绝对是极客的典型,他可以为了实现热气球环球梦想,而数次耗费人力燃料去疯狂飞行尝试,可在大多数纯粹乐活族看来,布兰森只是一个有钱的超级顽童。美国在2005年第9届乐活大会上公布了一个数字,美国至少有6000万的乐活族,这个数字已经超过欧洲支持绿色政治主张的选民总量了。中国到底有多少乐活族呢?这几乎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似乎国内只有城市幸福指数的排名,却并没有科学性的评估乐活族数量。对于到底如何算是中国乐活族的标准,有人在博客上反思道:“中国人对于吃穿住行这些基础物质的追求,已经跨过了现代化的门槛,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领悟到乐活族式的时尚,他们只知道Gucci和路易·威登代表时尚,只知道波尔舍SUV卡宴开起来拉风,却不知道为什么要在裘皮大衣上洒油漆,为什么有人宁愿汽车零到百公里加速15秒,也不买排气量超过2升的车。”在很多乐活族看来,工程塑料永不不如木头外壳手感好。可绿色和平组织的支持者绝对不会这么思考,在他们看来木头外壳只会增加商业砍伐植被的数量,工程塑料又有可能含有阻燃剂,回收不当将会造成污染。乐活族们可不希望整日为这些问题发愁,在他们看来生活质量与每个时代技术变化应该是对等的,绿色和可持续发展则是一种看不到的原则问题。■

开混合动力车:节油之外的绿物质身份认同

记者◎尚进

“全球油价涨到100美元1桶也没关系。”张炎炎在他们的博客上每天都盼着爆发全球第二次石油危机,因为他在2005年底就卖掉了自己的切诺基,改成了骑车上下班,可他每天路上耗费的时间也从20分钟被拉长到45分钟。在中国城市悄悄迈入汽车文明之后的两年内,油价飙升了170%,却也产生了不少像张炎炎这样从汽车“退化”到人力代步工具的例子。零污染与健康运动的代价颇为昂贵,我们的交通方式似乎又被拉回了20世纪80年代,而中国所有的城市却都发了疯似地在面积上扩张。那些重返自行车的人固然值得敬佩,可消极的环保方式却无形中降低了人们的生活质量。

每年一届的必比登挑战赛,几乎已经成为全球节能汽车的演示赛,当2005年的必比登挑战赛在上海赛车场召开的时候,跟随拍摄的《探索》频道摄影师不停地感叹,在他看来汽车技术一夜之间产生了新老代沟。“极客只开混合动力车。”这是2004年硅谷和好莱坞最流行的话题,约翰·特拉沃尔塔在《黑道比酷》中从保险公司拿到了一辆混合动力车,于是一改北美富豪一贯的凯迪拉克情绪,开着混合动力车到处挤兑问人家开悍马车的人一升油能跑多远。Google的创始人谢尔盖·布林几乎一直在给丰田普锐斯充当免费的形象代言人,这位身价超过百亿美元的巨富新贵被公认是新一代极客的代表人物,当《时代》杂志的摄影师希望拍一张他开着自己那辆混合动力车上下班的照片时,含蓄的谢尔盖·布林只是随口答道:“那仅仅是辆车,就是技术上有点不同。”

两年前,第一款商用生产的混合动力车在全球各地的马路上并不多见,美国加利福尼亚几乎被视作普锐斯的发祥地,而现在旧金山和名古屋的街头,不仅能看到普锐斯的私家车,更能看到不少普锐斯版的出租车。而2006年初一汽与丰田合作生产销售的混合动力车普锐斯在中国市场开卖,突然为那些充满环保情绪的中国乐活族提供了新的选择。固特异国际公司北京代表处的崔丹在普锐斯上市不久就成为第一批车主,她卖掉了已经开了两年的马自达6,可零部件关税和缺乏政府的环保补贴,让北美售价2.5万美元的普锐斯在中国卖到了28万余元,当记者在采访中问她为什么要买普锐斯时,崔丹解释道:“我是在加拿大第一次看到混合动力车的,不仅仅是尝试新技术的冲动在吸引我,启动时候的安静感远远超过了那些大马力汽车发动时候的轰鸣愉悦。”很多中国传统汽车消费者更关心普锐斯百公里低于5升的油耗,甚至热衷于计算中国这种只升不降的汽油定价策略,油价涨到多少之后才能把普锐斯车价和更换电池费用节省出来。当问及买普锐斯是否为了节省燃油费时,她马上回答道:“如果要精打细算地买车,固然买普锐斯可以节省燃油费,可电池在达到行驶里程后还是需要更换的,买车同时追求环保,不是为了省钱,要图自驾车节油来省钱,不如买奥拓了。汽车技术发明就是为了让人们用的,为了追求环保,而放弃汽车,有点因噎废食了。”

中国的 乐活族在哪里

开元棋牌平台:中国的 乐活族在哪里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