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替去世女友赡 养父母24年 准女婿赛过亲儿子

网游 开元小编 评论

五口人四个姓:前排左起李万良、陈淑英、周雅芹 王瑞全,49岁,北京密云人,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信守24年的承诺,替去世女友赡养她的父母。 女友去世第4天,王瑞全就主动给两位失独老人做儿子。在这个临时组建的新家庭中,王瑞全的角色也从准女婿

  

男子替去世女友赡 养父母24年 准女婿赛过亲儿子

  五口人四个姓:前排左起李万良、陈淑英、周雅芹

  

男子替去世女友赡 养父母24年 准女婿赛过亲儿子

  

男子替去世女友赡 养父母24年 准女婿赛过亲儿子

  王瑞全,49岁,北京密云人,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信守24年的承诺,替去世女友赡养她的父母。

  女友去世第4天,王瑞全就主动给两位失独老人做儿子。在这个临时组建的新家庭中,王瑞全的角色也从准女婿变成了亲儿子。他在这里结婚、生子。三辈人生活得其乐融融,邻里皆赞。这个以悲剧开头的故事,百转千回,最终有了一个美满的结局。

  城里打工相识“准女婿”

  “我们不同姓,却是一家人!”68岁的李万良坐在沙发上感慨道。个头儿1米9、人高马大的王瑞全安静地坐在一边。爷儿俩对视了一下,立刻会意地笑了。

  李万良的家位于密云穆家峪镇新农村。按照老李的说法,这个村子是个移民村,1958年才有的,当年为了建设水库,人们都搬了出来。老李22岁那年,女儿李金环出生。当时国家已有计划生育的号召,夫妻俩大胆地作出了一个决定:只生一胎。虽然生的是个闺女,两人仍然决定不再要第二胎。

  女儿1岁多的时候,李万良决定外出打工,他从密云的村子来北京城里打工。他做的是建筑工人,挣钱不算多,但比起种地已经好太多了。因此,比起村里的其他同龄孩子,李金环有了更好的生活条件——由于父亲在城里打工收入稍多,这一家人早已领先全村的生活水平,率先看上了14寸的黑白电视机,用上了洗衣机等电器。

  一切平安。家里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在城里打工,李万良在同一个建筑队里认识了一位小老乡。这个来自密云的小伙子,同样出身农村,眉清目秀,身板硬朗,关键是为人忠厚,和自己的女儿年纪相仿。李万良很喜欢这个小伙子,两人晚上一起看工棚门口的电视,一起刷饭盆。到了周末,两人一起赶车返回密云。

  王瑞全的家距离密云县城更偏僻一些,有时候,回到密云已经没有车能回家,他便借宿在李万良家里。李万良家三口人,住在一个宽敞的小院。在这里,王瑞全认识了李金环。李万良老两口,个子都不高,看见王瑞全又会干活又懂事,于是一合计,决定把姑娘嫁给他。

  女儿煤气中毒不幸离世

  恋爱没有想象中的轰轰烈烈、你侬我侬,朴实的小伙子和姑娘,仍然过着只有每周末才能见面的生活。不久,双方约好了婚期,打算在1991年初办大事儿。

  1990年底,阴历十一月十四,西北风大作。那一天,李万良和王瑞全照旧在城里打工,老伴陈淑英回娘家走亲戚,剩下了李金环一个人住在东屋里。

  农村大院,生炉取暖很常见。第二天一大早,金环的大伯前来拜访。敲了半天院门也没人开,大伯纳闷了,一大早怎么可能一家人全都不在呢?有种不祥的预感袭来,情急之下,大伯直接从墙头跳进了院子。接着他发现了躺在东屋的金环,当时她已经面无血色,没有了呼吸。

  陈淑英得着信,丢了魂似的往家赶。李万良和王瑞全也得到了消息,两人坐在一辆130小卡车上,一边流泪一边赶路。那一天,老伴哭得几次昏厥,李万良更是后悔“只生了这么一个孩子”。王瑞全也一直流着泪,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屋子里的炉火封得好好的,怎么会出意外?事后,全家分析认为可能是头一天晚上的风太大了,本该顺着烟囱排出去的煤气,全都被倒灌回了屋子里,酿成了惨剧。

  他要给我们做儿子

  下葬,料理后事。李万良和陈淑英心都碎了,夫妻俩把他们全部的爱,随着女儿一同埋进了黄土之下。“往后的日子也没啥意思了。”李万良绝望了。

  而令夫妻俩都意外的是,3天之后,跟着一直料理后事的王瑞全突然对他们说:“我给你们做儿子。你们无依无靠的,一起过吧。”

  回忆起这段往事,陈淑英说到动情处仍会眼泛泪光。她说,这可是大事儿,当时她和老伴让孩子回家和他的爹妈先商量一下再作决定。虽然结果难料,但听到准女婿能这样说,老两口心里宽慰了不少。“当然希望他能留下。”陈淑英说,话里话外,她都透着这个意思。

  王瑞全家里,一共有7个孩子,四男三女他最小。起初,他把想法跟父母一说,遭到了反对。但最终,王瑞全说服了父母。通情达理的老两口也体谅了李万良夫妇的不易:“我们好赖有几个孩子,你们一个都没有了。”一个月之后的1991年1月28日,姓李的父亲、姓陈的母亲带着这个姓王的儿子,来到密云县公证处办了手续,王瑞全被正式过继给李万良夫妇。

  愿意来伺候未婚妻的父母,是因为情至深处吗?采访当天,趁着王瑞全在厨房给全家做饭,记者悄悄问他。

  王瑞全说,不是。能过来伺候两位老人,是因为他与李万良做同事的时候,两人感情就很好。而且,唯一的女儿没了,比起这一点,两位老人悲恸欲绝,更让他觉得难受。“我没想过到这里以后就不再娶媳妇了。过来当儿子,生活该什么样儿,还是什么样儿。”

  张罗着给女婿说媳妇儿

  1992年腊月十六,王瑞全结婚了。娶来的媳妇,还是李万良的妹妹介绍的。现在全家三辈人住在同一个小院。

  王瑞全的媳妇周雅芹说,经人介绍的时候,她还不知道王瑞全的这段经历。听说以后,心里其实不太乐意。“这人再好,有这样的经历,我心里也会别扭。我就说我不去了,但我爸是村干部,他觉得,答应好了去相亲,如果不去,让人觉得不守信,他让我一定得去。”

  硬着头皮,周雅芹和王瑞全见面了。结果,“我瞅他挺顺眼,他瞅我挺漂亮。”这一次带着情绪的相亲,让两颗年轻的心走到一起。而这段经历,王瑞全至今说起来也并无任何忌讳。“高兴,就是高兴。”母亲陈淑英回忆道,“他就是我们的儿子,娶媳妇我们能不高兴吗?”

  婚后,王瑞全和二老住在一起。很快他有了儿子。后来,单位合同到期,王瑞全做过不少工作,直到他考下驾照,1998年正式成为一名的哥。至今,每天王瑞全都奔波在北京街头,到了晚上收车的时候,不管多累,他都会搭车返回家中,和一家人团聚。

  “要是没他,

  我们的日子不敢想象”

  如果说中年丧子,还没体会到“老有所依”的痛点,那么,人到晚年,一场小病就会让这种情绪迅速膨胀。“要是没有他,我们的日子真是不敢想象。”李万良说。

男子替去世女友赡 养父母24年 准女婿赛过亲儿子

开元棋牌平台:男子替去世女友赡 养父母24年 准女婿赛过亲儿子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